草莓视频幸福宝

月下幽静处,美人袖添香。

偌大的院子里只有顾青和皇甫思思两人,皇甫思思为顾青斟酒,为他布菜,笑语吟吟如贤惠的妻子,一颦一笑皆是风情。

顾青心安理得地享受她的服务,欠债的是大爷嘛,债主小心翼翼侍候自己不是天经地义的吗?只要丢掉了羞耻感,欠债毫无压力,羞耻的反而是债主。

给顾青斟满一杯酒后,皇甫思思给自己也斟了一杯,双手捧杯敬酒。

“妾身还没恭贺侯爷官升太子少保呢,这杯酒妾身敬您,祝侯爷来日封王列相,位极人臣。”

说完皇甫思思满饮而尽。

顾青端着杯却久久没动弹,皱眉道:“‘位极人臣’这四个字,可不是什么好话,你故意的?”

皇甫思思笑吟吟道:“妾身一片赤诚,侯爷何出此言?”

“‘位极人臣’代表着升无可升,接下来怎么办?”顾青若有深意地笑道。

皇甫思思也笑了:“妾身说错话了,给侯爷赔罪,那就祝侯爷早日名正言顺,坐上安西之主的位置,这句话妾身没说错吧?”

顾青淡淡地道:“安西之主是高节帅。”

“但很快就是侯爷了,侯爷莫再掩饰,其实龟兹城里无论军民都已有了猜测,自从侯爷上任安西后,高节帅便不再过问军政之事,所有权力都由侯爷接手,那时龟兹城便有传言,说长安的天子有换帅之意,前日侯爷被封太子少保,对高节帅却只给了个‘特进’,其意愈发彰显。”

虎牙美女夏日里的呢喃图片笑嫣如花

顾青冷笑:“你们这些平民,无官无职,却将上意揣度得头头是道,什么都不懂却皆是一副庙堂神算的模样,朝堂之事岂是你们能明白的?”

皇甫思思白了他一眼,嗔道:“又不是妾身说的,妾身不过是转述旁人的议论罢了,侯爷若不悦,妾身不说便是了。”

顾青叹道:“作为朋友,我还是劝你少掺和这样的议论,安西虽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但也有不少朝廷的眼线,当心祸从口出。”

皇甫思思笑道:“妾身知道啦,侯爷放心,妾身以后不议论了。”

两人互敬了一杯,顾青环视后院环境,院子里只有孤零零的一栋小屋,颇像农家小院,屋子不大,也不见有人出入。

顾青好奇地问道:“你是客栈掌柜,却从未见过你的家人,难道你在龟兹城无亲无故?”

皇甫思思脸色一变,掩饰般饮了一口酒,强笑道:“妾身自幼孤苦无依,双亲亡故,当年是亲人带妾身来龟兹城谋生,亲人留下一笔钱财后便离开,妾身一人独自开了这间客栈,多年来已习惯了独自生活。”

顾青深深地注视着她的眼睛,道:“龟兹城内民风算不上纯朴,你这些年独自开客栈,没被人欺负过吗?”

“所以妾身的店里雇请了几个身强力壮的伙计呀,寻常客人通常不敢在店里闹事的。”

“官府呢?若被官府的人欺负怎么办?”顾青追问道。

皇甫思思不自在地抚了抚发鬓,笑道:“侯爷今夜问题特别多,是喜欢妾身了吗?所以想了解妾身的一切?”

顾青笑了笑,道:“主要是想知道你在龟兹城有没有后台,才能判断欠你的钱不还会有什么后果,如果你的后台很强大的话,明日我便叫人送钱来。”

皇甫思思平复了慌乱的情绪,娇嗔地白了他一眼,道:“侯爷几乎已是安西之主了,在安西四镇的地面上,妾身纵有天大的后台,照样要在侯爷面前俯首帖耳,看来妾身借出去的这笔钱一辈子都要不回来了……”

顾青释然笑道:“那就好,看来今日是黄道吉日,注定我白赚一百两,当浮一大白。”

皇甫思思眨眨眼,凑近顾青耳边吐气如兰:“妾身的嫁妆被侯爷赖掉了,妾身以后嫁不出去如何是好?侯爷肯收了妾身么?”

顾青淡定地伸出一根食指顶住她的脑门,将她缓缓推开:“……得加钱。”

皇甫思思呆怔片刻,忽然咯咯大笑起来。

顾青瞥了她一眼,嘴角的笑意有点莫测。

不涉及感情的话,顾青的头脑向来是非常冷静且清醒的。

刚才与皇甫思思几句对话,顾青故意试探了几句,心中对她渐生疑窦。

这个女人有点可疑,最大的疑点是,这些年如果她真是独自一人在龟兹城开客栈的话,很难在这种龙蛇混杂的环境里生存下来,尤其是像她如此美丽的女子,跟进了狼窝没有区别,后面若没有官府的人给她撑腰的话,恐怕在龟兹城一天都待不下去。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商人有后台是很正常的事,以顾青的身份,皇甫思思应该非常殷勤地将她的后台告诉顾青,说不定能博得顾青的欢心,对她的后台另眼相看,提拔一下岂不是更好?

为何这个女人却对这个话题躲躲闪闪,一副见不得人的样子?

…………

幽院独处,暧昧旖旎却又各怀心思之时,一名伙计闯了进来,打破了这复杂的气氛。

“掌柜的,前面有人闹事……”

皇甫思思柳眉一竖,一改娇媚之色,瞬间化作泼辣强势的女掌柜形象。

“何人闹事?”

“几个吐蕃商人……”

皇甫思思哼了一声,道:“叫上所有伙计,去前堂看看。”

正要走,伙计却迟疑地道:“闹事的几个吐蕃商人已经被前堂饮酒的将军们放倒了。”

皇甫思思一怔,飞快瞥了顾青一眼,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娇嗔般轻哼了一声。

“仔细说说,怎么回事?”

伙计轻声道:“今夜侯爷宴请安西军各位将军,包下了客栈前堂,将军们饮酒后颇为,呃,颇为豪放,说话笑闹的声音大了点,住在后面的客人不明就里,觉得前堂的人吵着他们了,于是前来理论,进了前堂没注意里面是安西军的将军,大声嚷嚷了几句,结果被几位半醉的将军三拳两脚放倒了……”

伙计顿了顿,又补充道:“将军们见放倒的是吐蕃人,恰好前些日侯爷率部抗击吐蕃,将军们对吐蕃人仇意未消,于是又补了几拳几脚,那几个吐蕃商人全晕了,此刻还昏迷着,将军们回座继续饮酒……”

皇甫思思想笑又想气,瞪了顾青一眼,道:“侯爷麾下的猛将倒是勇武过人,能被这些将军保护,妾身真是受宠若惊呢。”

顾青呵呵一笑,道:“走,去看看吧,这些杀才饮酒后下手没个轻重,莫闹出人命了。”

…………

前堂内仍旧人声鼎沸,安西军的将领们端杯咋咋呼呼觥筹交错,一个个谁都不服谁的样子,拼酒拼得面红耳赤。

几名吐蕃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横七竖八倒在地上,静悄悄的没个声息,不知是死是活,前堂外围着一群看热闹的百姓和商人,一个个敬畏又兴奋的样子,指着地上躺着的吐蕃商人窃窃议论不休。

顾青和皇甫思思走来,围观的人立马自觉地让出一条道儿,顾青走进前堂,先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吐蕃商人,又看了看那群拼酒拼得浑然物外的将领们,然后顾青的眉头皱了起来。

懒得理这群杀才,顾青环视四周,问道:“韩介呢?”

韩介从客栈外走进来,今夜韩介并未饮酒,作为顾青的亲卫,通常是不允许饮酒的。

走进客栈后,韩介看都没看吐蕃商人一眼,朝顾青抱拳行礼。

顾青朝地上的吐蕃商人扬了扬下巴,道:“怎么回事?他们无缘无故揍人你为何不拦着?”

韩介无奈地道:“末将一直在门外站着,听到里面有动静时,各位将军们早已干完活了,末将只看到吐蕃商人躺了一地,根本来不及阻止。”

顾青叹了口气,道:“去看看他们死了没有,如果死了,不大不小又是一桩麻烦……这群杀才!”

韩介笑道:“末将刚才已看过了,他们没死,只是晕过去了,伤势可能不轻,有两个断了肋骨,其他的没什么大碍。侯爷,几个异族蛮夷而已,揍便揍了,算不得什么。”

顾青冷哼道:“你知道个屁,龟兹城要发展商业,首先要对各国商人一视同仁,不可行欺辱歧视之事,否则会影响我对安西的战略……哎,罢了,我跟你说这些干嘛,想想法子弄醒这几个商人,还有,跟常忠李嗣业他们说,酒喝够了就滚回大营去,不准再闹事了。”

韩介答应下来,让亲卫打了几盆清水过来,没多久,常忠那些将领也过来了,见顾青脸色不佳,将领们纷纷讪讪一笑,低眉顺目朝顾青告辞。

几盆清水浇下去,昏迷的吐蕃商人冷得一激灵,然后醒了,茫然地睁开眼,见顾青一副笑吟吟的模样,为首一名四十来岁的吐蕃商人顿时大叫起来,神色颇为愤怒,嘴里骂着听不懂的吐蕃话,还朝顾青指指点点。

旁边的韩介忍不住了,上前握住吐蕃商人指向顾青的一根食指,微微用力一掰,喀嚓一声,食指断了,吐蕃商人捧着手指凄厉惨叫起来。

顾青微笑如故,对于韩介的举动,顾青并未阻止。

对这些异族猢狲客气是顾青的素质高,但猢狲们蹬鼻子上脸就不对了,正如朋友之间借钱一样,老是赖账不还的话,客气是有限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