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apptestflight安装

杨复恭哈哈大笑,说:“越来越热闹了,洒家喜欢。”

唐僖宗说:“还不给朕将这些乱党统统拿下,一个活口都别留。”

这时,汤章威带着非洲各地来的高手来到了现场。

汤章威说:“谁敢来伤害我的手下?”

唐僖宗说:“朕要拿下这些乱党,怎么了?”

汤章威说:“不管这些人犯了什么罪,都有《大唐律》在。就算是皇上,也不可以用乱命来取人性命。”

唐僖宗哈哈大笑,说:“好一乱命难从,朕就喜欢你这个人较真的样子。”随着唐僖宗的这句话,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一场大乱战终于避免了。

回到大唐皇宫之中,唐僖宗愤怒的摔坏了几个杯子,他说:“乱命难从,这个汤章威简直太过分了,他在辱骂朕是昏君。”

崔楚楚上前轻轻安抚着皇帝唐僖宗,她柔声说:“你不要发怒,其实汤章威这厮不过是实力比你强而已,等到你实力比他强的时候,你自然可以轻松的找回场子。”

唐僖宗说:“真的吗?”

崔楚楚点头说:“那是当然。”

作为一个后宫中,三千佳丽宠爱于一身的女人,崔楚楚当然知道唐僖宗这个人喜欢听什么。

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

所以崔楚楚的每句话都正好挠在唐僖宗的痒处,唐僖宗也因此很喜欢崔楚楚。

在汤章威的将军府里,白存孝对汤章威说:“皇上自从和杨复恭修好之后,处处针对咱们,我们要有些防范才好。”

汤章威说:“无妨,我们占据了正义和实权,唐僖宗则拥有奢华和名义,不管皇帝大人怎样蹦跶,在咱们的有生之年,他始终会落于下风。”

白存孝说:“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汤章威说:“你我是兄弟,你说呢?”

白存孝说:“其实,将军如果黄袍加身,那么一切都不成问题了,大义和名分,皇上不都有了吗?”

汤章威说:“这个禅让之说,你可以研究研究,但是如果真的天命在我,我也不想当什么皇帝。我只想为天下百姓,谋取幸福而已。”

下来后,白存孝有些疑惑,他就和韦庄说:“丞相大人,我已经向汤章威劝进了,可是汤章威将军打了个太极拳,给挡了回来。”

韦庄说:“将军大人是忠君之人,你让他取而代之,不是让他为难吗?但是,他又怕冷了兄弟们的上进之心,所以他只好如此说。那唐僖宗终究不是山阳公,所以你们不要指望他坐汉献帝。”

白存孝听得愣住了,回去后,他请来一个大儒,那个大儒告诉他:“所谓山阳公就是汉献帝刘协的禅让后的封号。”

白存孝说:“这些文人,说起话来就是喜欢绕圈子,他们简直绕死我了,我哪里知道什么山阳公呀!他们说这些不是对牛弹琴吗?”

在大唐的皇宫之中,唐僖宗对杨复恭说:“你准备的那些刺客,到底有没有杀死汤章威的可能,别你费尽心机,到了最后那些刺客和从东罗马帝国来的秘密使团一样,部被费雪纯那个蠢女人给派人收买了。”

杨复恭得意的大笑,他说:“不会!皇上,你可以看看那些秦淮十二钗中的打女,她们如今都是最忠诚的刺客了。”

当红云馆的美女萧小鱼,金玄机,曹薛涛,朴小步,史非烟等人出现时,唐僖宗大吃一惊。

唐僖宗说:“他们不是死了吗?”

杨复恭说:“她们没有死,不过也和死人差不多了,她们只是人形的傀儡了。蛮伏都,你给皇上看看,让他看看我们的训练成果。”

当蛮伏都拿出招魂铃一摇后,那些美女就开始挥剑向一个画着汤章威的标靶刺去。

唐僖宗说:“大妙,有了这个东西我就可以杀死汤章威这个逆贼了。”

苏子和上前劝谏说:“依靠暗杀等小道,无法给大唐天下的百姓做表率,作为皇上最好不要鼓励这样的卑劣小道。”

唐僖宗说:“你的劝谏很有道理,朕非常欣慰。”杨复恭笑而不语,因为他知道唐僖宗内心真实的想法。

回去后,苏子和长长吐了一口气,说:“我们的皇帝乃是盖世明主,我一定要辅佐他重新掌握权力。”

在唐僖宗的寝宫之中,唐僖宗对自己的宠妃崔楚楚说:“那个苏子和号称能逆天改命,却屡屡受挫,朕不和他计较,没想到他居然是个迂腐之人。”

崔楚楚说:“像苏子和这样的人,自命清高,皇帝大人不要和他计较,你说一套做一套即可,千万不要和他较真,否则你就会失去这些一门心思辅佐你为尧舜禹汤的能臣了。”

杨复恭躺在床上,他静静的盯着屋顶的雕龙画梁。唐僖宗给杨复恭秘密下达了刺杀令,杨复恭决定带着黑曼巴和蛮伏都等人去实施这项刺杀计划。

等到蛮伏都等人将刺杀所用的人员,按照计划都准备好之后,杨复恭最后整理一番自己的衣冠,他笑着对着铜镜里自己的相貌做了一个亲吻的手势。

杨复恭说:“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蛮伏都问黑曼巴:“我们的主公在干什么呢?”

黑曼巴说:“我也不知道,估计他是在跳大神吧!反正他自娱自乐,他开心就好。”

在汤章威的将军府里,一切都是和往常一样,大家都按部就班的在工作,那些暗卫,以及汤章威将军府里的仆人一边巡视周围,一边来回行走。

杨复恭带着黑奴黑曼巴,和蛮伏都,以及美女萧小鱼,金玄机,曹薛涛,朴小步,史非烟出现了。

在他们中间,还有一个女真美女,此人正是完颜玲,杨复恭不愧是指玄境的高手,他带着这么多人居然能穿过汤章威将军府里的层层护卫。

这时,汤章威正在夜读春秋,看到汤章威的浩然正气。

杨复恭几乎不敢正视,这时一阵风吹来。

汤章威觉得有些困倦,他拿起墙上的一把剑,这把剑是当年他远征欧洲时,圣十字教的教宗大人献给他的。

汤章威将灯芯在狂风的吹拂下,有些摇晃,就将灯芯挑出来一些,让它燃烧的更旺了。

(本章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