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利给live直播下载

当初便有跟玉帝争夺三界主宰,至尊大位之能,阴蚀王能耐自不必多言。

失败之所以是成功之母,不仅是安慰心灵的鸡汤。

更因经过一次的失败之后,明白失败在哪里。

即便真是从头再来,也可最大程度上,避免原本因素的失败。

五百万岁月的漫长囚禁生涯,于阴蚀王而言,心中惦记的,自不是铭记失败那么简单。

逃脱得自由之后如何行事,阴蚀王已然于心念间闪烁无数次。

五百万岁月的无情消磨,纵然本源浑厚,修为也有损伤。

恢复损伤,甚至追求那一丁点儿突破的可能。

此自为首要而行之事。

再一个便是遍寻三界,追求可以合作的盟友。

就如今玉帝这般德行,自不信无人可与自己合作。

以身份,以立场,再以实力而言,卫无忌都是第一选择。

清纯女神乌黑直发白色长裙优雅气质户外写真图片

可惜,卫无忌的无情拒绝,让阴蚀王深为失望。

若非还惦记着三界主宰之位,玉帝这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过的大仇敌。

若非那一身青衣,着实了得。

莫说几分亏损状态,就是真正巅峰时刻,拿下此人怕是也多费手脚。

虽受困,只要愿意,天庭的一切,自隐瞒不过。

何况交手的动静儿,是那般的浩荡。

最强的合作者,既不可求,自不强求。

说实在的,最强的,也不一定真就最合适的。

一山不容二虎,何况堂堂三界主宰之位。

真要联手将玉帝折腾下去,便无心念,阴蚀王怕是也容不得。

除了这最强的合作者之外,因封神之故,而心意难平的姜子牙,自是最佳人选。

修为较弱,自是较好掌控。

损失成神机缘,断了长生之路,自是仇恨。

能辅佐开启一方主宰人界的皇朝,能耐自是不差。

基于此三点,选择可谓再合适不过。

至于心意反复的问题,自不必多心。

既然是魔头,自有几分成王败寇的缘故。

却未尝不是一部分实际。

玩弄心智,可是魔的老本行。

归顺之后,老老实实也就罢了。

事成之后,未尝不可得几分功果。

凡有不忠之念,管教顷刻之间灰飞烟灭。

“不,我为仙道,怎可与邪魔为伍!”

因封神事,纵然几分心意难平。

因此便坠入魔道,姜子牙意念自不至于那般脆弱。

未曾得该得,自是怨恨,此为常人之念。

念及众生慈爱,又是一番常人之念。

或者更为切实一点来说,出身正道,他更懂得何为天理昭彰。

虽有魔长道消之势,以长久来看,魔道却是不可取。

“哼!”

“到了此刻,还有那众生慈爱之念吗?”

“现在就要让你看一番魔道手段。”

魔道手段下,无限恐怖不断自心间衍生,疯狂冲击姜子牙意念。

心念骤起间,仙道人道皆守护。

“嗯?”

“怎的想起出这手了?”

脚步淡然行在某处荒古小道间的卫无忌,突然神色一动,几分诧异。

一步踏出,身形自然为无尽虚无包裹。

“这般做法,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

一步踏出,现身姜子牙面前。

眼看那一抹金光,似是要为黑暗完吞噬。

一指点出,印在姜子牙眉心。

金光无限爆涨,似大日一般,驱散了黑暗。

便不至于完,也是守住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嗯?”

“不与本座结盟也就罢了。”

“非要与本座敌对吗?”

一道黑光自姜子牙头顶而出,显化一身俊朗的阴蚀王。

几分阴沉,几分莫名,几分忌惮看着一身青衣的卫无忌。

虽非本体,一抹意念所影响,仅是力量的发挥。

境界与眼光,不会有半点儿影响。

淡然一指点出,便似驱逐黑暗的大日,破了自己的法。

此人修为,着实了得。

也就此时,若是五百万年前,当如自己跟玉帝一般,自有争夺三界主宰之位的实力。

“敌对与否,其实完取决于你。”

“若你不动人道之心,我又岂会动你。”

“玉帝也好,你也

好,这是你们之间的成王败寇,生死言论。”

“不该将天地生灵,万千无辜牵扯其中。”

既不会相助阴蚀王,也不会相助玉帝。

这不仅是卫无忌的态度,恐怕也是诸多修为高深大佬的态度。

“你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吗?”

“以一人之力,便可救得天地万灵?”

阴蚀王冷哼。

他最讨厌这种自以为心怀天地,可以拯救天地间一切灾劫祸患的家伙。

“能否救得,或许你的确几分资格评判。”

“如何做,何等为,却是吾之事情。”

“莫说还不是天地至尊,三界主宰,即便真是,这天地间也自有管不到的地方。”

行善意王道,自无不可。

若行霸道,自是不许。

“心念间,皆是皇权主宰!”

“难怪玉帝与你多有争端。”

于帝王而言,最严重的,莫过于号令不听从。

一个至高无上的帝王,连命令都不能令人遵从。

这帝王位置,还有何权威可言。

“从玉帝的角度而言,我能理解。”

“天规虽无情,既然存在,终究有其意。”

“然为交情,更为人道,此别无选择。”

“若非玉帝下令十大金乌布置大阵,以至凡间伤死。”

“此番争夺,仅为道,却无善恶之别。”

理虽存,道自明。

却是你有你理,我有我道。

唯善恶之外,仅修为手段罢了。

“本座与玉帝之争,莫不过如此。”

“你又为何插手?”

阴蚀王冷然道。

“莫不过如此?”

“你惑他所为,也是莫不过如此?”

卫无忌亦是几分冷然。

阴蚀王神色似有瞬间的不自然。

他看透了本座的盘算?

“人魔合一动天心!”

“你倒是真有几分奇思妙想!”

隐藏于最深处的黑暗,暴露于阳光下。

卫无忌眸中说不出的杀机森然。

国君虽不似人皇,却也执掌一方国城,无数子民生死。

一国之君,自当与人道牵连。

一国之念,自然代表不了整个人道。

然殊不知有句话叫做牵一发而动身。

“既有一双能够看透一切的眼睛,仅享自在,莫不可惜吗?”

“待大事成就,这天地之间,你我平分,自无不可。”

人心也好,魔心也罢,总是贪婪。

先前实在招揽不到卫无忌,能得姜子牙辅助,也是美事儿。

如今既看能力才华,一番落差自然明显。

哪怕没多少可能,也得争取。

不曾争取,何以不知半点儿可能没有。

天地平分,此等诱惑代价,自不可谓不重。

“说实话,这番筹码,着实沉重。”

“本几分淡然自在的心,也似是少了几分安宁。”

一抹笑意,似是出现在阴蚀王嘴角。

就不相信,天地间还有这般以权柄重利打不动的。

他承诺所付出的,便是石头,也该化了。

“可惜,却是时光差错。”

“若得以倒退五百万岁月,没准儿我真的可以与你联手。”

“如今,却是半分可能没有。”

“再多利益,也休想乱我护持天地安宁之心。”

“还是那句话,于你登天帝至尊位,我不看好。”

“或许五百万岁月的沉淀,足以弥补你之前争夺路上的各种差错。”

“然有一项,始终弥补不了。”

“裂开的口子,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大。”

“说起来,倒是跟玉帝毛病差不了多少。”

“经过岁月无情洗礼的心,实在是太硬。”

“相较玉帝,这方面你更为严重。”

“五百万岁月的无言与孤寂······”

以仅有的两项娱乐,待在一个地方,可以坚持多长时间。

一两天,自是喜悦。

三五天,自是自在。

多十天半月,唯有浑身不自在。

一两月,怕是真的要疯。

阴蚀王却是待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硬挺了五百万岁月。

莫看现在没什么问题,那自是他清楚,还有大敌

对付。

若这大敌除去,真正得享自在的时候,压在心里的魔,就该出来了。

满心正道之念,心有一丝魔念,已然是相当可怕的事儿。

本就是魔,心里再有魔。

若让其坐上无上位置,天地间的苦,怕是要数之不尽了。

“够了!”

“你有何资格在此大言炎炎,你自以为了解本座吗?”

阴蚀王怒喝。

无论真假也好,他都是魔。

黑暗,本就是魔的主色。

那一双眼眸下,自己的黑暗,仿佛仅是一层而已。

那或许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更深层次,还有连自己都不愿意触碰的黑暗。

“罢了,左右不过些许助力而已。”

深深看了卫无忌一眼,顺带看了姜子牙一眼。

魔气翻滚,悄然而退。

“你虽无成仙之缘,出身大教,也算是颇有积累。”

“经历一番正邪,不知心间感念如何?”

卫无忌视线落在了眼眸眨动,几分茫然,几分恍然,几分坦然的姜子牙身上。

“子牙愧然!”

无所谓大教身份,无所谓国君威严,自是一礼。

“嗯,倒是还不错!”

“玉帝着实小气了几分。”

“既然做了该做的,得自然也该得。”

一拉姜子牙,心念动然,已然现身天庭门户。。

“何人大胆,胆敢擅闯南天门?”

封神一战,堂堂天庭,可算是涨了威风。

Tags